第378章 为了未出生的弟弟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2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眨个眼的功夫,婢女的额头上多了一块儿青紫色的伤痕,看着尤为骇人。

牧宠咽了一口口水,这个婢女跟在玉夫人身边许多年,应该不会做卖主求荣的事情。

牧采薇看到婢女头上的青紫色,脸皱成一团,她凑近牧啸天,关切地说:“爹爹,藏红花不是一般的药物,若真的是这个婢女下的药,应该还能找到剩下的藏红花。”

牧采薇的提议,点醒了牧啸天。

“来人呀!”牧啸天一声令下,家中的小厮霎时都冲了上来。

牧啸天环顾了一圈,面无表情地说:“把这个婢女的房间还有身上都给我搜一遍!”

接到命令后的家丁速度极快地去翻婢女的房间,避免错漏,还将厨房翻了一遍。

其他婢女也听从命令,上上下下将这个婢女的身体搜了一遍。

“老爷,没有。”不管是她的房间还是厨房,身上也没有藏有藏红花的痕迹。

牧啸天的脸色难看,他绷直唇角,握着拳,气压特别低。

他的眼睛来来回回在跪在地上的婢女们的脸上来回扫了一遍,再次问道:“我再问最后一遍,到底是谁!”

婢女们一个个垂着头,面面相觑,眼中有几分迷茫,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。

老夫人唉声叹气地抬头望着房梁,双手合一,“造孽呀造孽呀!”还未出生的孩子,就这样被歹人所害,到底是谁想残害牧家的子嗣!

“啸天,这件事情必须查清楚!”老夫人一改往日的和蔼,满是沟壑的脸上只有严肃。

这件事情涉嫌人命,非同小可。

半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,牧啸天气愤不已,他指着跪在地上的婢女怒道:“还不快站出来!”

“爹爹。”牧采薇看着地上小脸一个个惨白如纸的婢女,“这么逼问也不是办法,女儿有个主意。”

牧采薇看着牧啸天,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如将婢女们身上都搜一搜,房间也搜一搜,如果实在找不到,这些婢女可能是无辜的。”

牧啸天当即就听了牧采薇的意见,派人将婢女们住的地方已经身上都搜过来了一遍,仍然没结果。

调查陷入僵局,婢女们也都耸拉着脑袋,生怕这口大锅砸在自己身上。

软的方法不行,牧啸天派人将这些婢女一个个都关起来,准备严刑逼供。

婢女们看到一个个只听说过而没见过的刑具,吓得面色如土,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,抱着哭成一团。

“谁做的快点承认!”牧啸天挥舞着手中的鞭子,眈眈地望着这群婢女。

“如果还没有人站出来承认,我也只好一个一个的敲开你们的嘴了!”牧啸呵斥一声,可见他是动了真格。

婢女们一个个瑟瑟发抖,害怕地哇地叫出声。

“奴婢,奴婢知道!”哭成一团的婢女中传出来一道颤抖的声音,人群中一双手颤颤巍巍地渗了出来。

一个瓜子脸的婢女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牧啸天,走了出来。

牧啸天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,“你知道什么?”

和牧啸天对上视线,婢女浑身一颤,她害怕地垂下头,红着眼圈哽咽道:“奴婢近日路过厨房的时候,看到二小姐在厨房里面煮药。”

许是害怕说错话,她的声音极小。在提到牧宠时,还抬起眸子,往牧宠脸上瞟了一眼,害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得罪牧宠。

“爹爹,我确实在给母亲煮药。”

“今日母亲受了惊吓,所以。”牧宠简单明了地解释情况,她煮药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牧啸天的眉头拧着,质问道:“惊吓?你母亲为何受了惊吓?”

牧宠听闻,缓缓地撩起眼皮,将目光投向牧采薇。

牧采薇嘴角往里面收敛一些,她转向牧啸天,无奈地解释道:“爹爹,我从小和姨母生活在一起,怎么会让她受到惊吓呢?”

牧宠面无表情地说:“也是奇怪,姐姐在和母亲说了几句之后。母亲的脾气就一发不可收拾,还惊动了腹中的胎儿。”

“女儿担心母亲的身体,才去给母亲煮药。”

“当时,四妹妹也在。”

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牧白霜吓了一跳,她急忙回过神,有些错愕地望着牧啸天,旋即立刻垂下头,“我,我确实在二姐姐身边。”

调查再次陷入瓶颈,所有的流程牧宠都亲自盯着,绝对不可能出问题。除非牧白霜有瞒天过海之术,不然绝对不可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。

“姨母肚子里怀着可是我还未出生的弟弟。”牧采薇唉声叹气,“会不会是有心之人故意陷害姨母肚子的孩子?”她说着,目光一瞥没一瞥地看着柳夫人。

“大小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柳夫人第一个不愿意,她拧着眉,生气地瞪着牧采薇。

牧采薇撇着眉,哭笑道:“姨母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我是为了牧家好,不得已将所有情况都考虑在范围内。”

柳夫人咬着牙,心中再有怨气,也不敢冲撞牧采薇。

她咬着嘴唇,狠狠地剜了一眼牧采薇后,旋即抿着唇不再吭声。

“父亲,我们也不能总是搜查婢女。”牧采薇主动绽开双臂,“不要怪女儿心思深沉,”她环视了一圈,有些抱歉地望着众人。

“人太复杂了,说不定真的会有人会因为一时冲动,就对玉姨娘下毒手。”她的目光落在牧宠脸上。

两个人的目光短暂地相触后,牧采薇翘起一边唇角,笑容有些意味深长。

牧宠眉头蹙着,紧盯着牧采薇的神情,心里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。她为什么这种眼神看着她,又为什么是这种表情?

“采薇呀,你何必如此?”老夫人看着牧采薇坦荡的表情,“你呀,就是太念情。”从前玉夫人那么苛待她,如今玉夫人有了难,她还对玉夫人的事情这么关心,实在是难得。

牧采薇皱着脸,眼泪说掉就掉了下来,“父亲,一定要为我还没出生的弟弟找到真相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