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6章 怀孕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2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喜欢的人?

提到喜欢这两个字,牧宠的脑海中蓦然闪过晋璋的一瞥一笑。

晋璋的模样在她的眼前怎么也挥之不去,导致她的脸颊跟烧起来似的,越来越热。

牧宠惊讶地瞪大眼睛,她不会是喜欢上晋璋了吧!

这个想法让牧宠吓了一跳,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晋璋?

要攻略晋璋的人是她,她怎么能让晋璋先攻略了?这简直侮辱她这个上帝作者。

牧宠急忙摇头,有些紧张地说:“怎么可能,我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她一边说着一边局促地捂着红红的脸颊。

晋楠将牧宠的反应看在眼里,他抬起眼,看不到站在不远处的晋璋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牧宠。

他心里一咯噔,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他暗暗握紧拳头,哥哥也想得到牧姐姐……

晋楠的眉头越皱越紧,他心好似让一双无形的手揪起来似的,有些疼。

尤其是回想到适才晋璋抱着牧宠的模样,他的心就有一种撕裂感。他很想让牧宠身边的那个人是他,而不是哥哥。

他垂下眼,拳头越握越紧。

牧宠撩起眼皮,和晋璋的视线撞在一起,只是短短的一瞬间,她的小心脏便炸了。

想多之后,再看着晋璋,牧宠的心跳就不由得加快。

晋璋见牧宠痴痴地望着她,不由得好奇地走近,在她的眼前晃了晃,“没事吧。”

牧宠猛地回过神,她倒吸一口冷气,晋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的眼前了,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。

牧宠愣了几秒钟后,她的身体不由得向后挺,以此和晋璋拉开距离。

牧宠逃似的向后退了几步,“三殿下,我没事。”

晋璋看到牧宠紧张的神情眼中带有几分玩味,他勾起唇角,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牧宠。

“你害怕我吗?”

牧宠挺直胸膛,拧着眉瞪着晋璋,一字一句道:“谁说我怕你了!”她掐着腰,为了让自己的气势更加充足,扬起下巴,眼中满是不屑。

晋璋莞尔一笑,他轻拍着手中的折扇,缓缓走近牧宠后说道:“当真如此?”

他歪着头,仔细打量牧宠的脸,恨不得从她的脸上看出一朵花儿来。

牧宠屏着呼吸,不知道晋璋为何突然要离她这么近,小心脏突突地跳个不停。

“我,我为什么要害怕!”牧宠瞪圆了眼睛,直勾勾盯着晋璋。

她噘着嘴,到现在腰上还有些疼,“三殿下不应该对我感到抱歉吗?”她撇过脸,嘟囔着说:“帮忙还不帮到底,我的腰都快摔断了。”

“嗯?”

她惊骇地瞪大眼睛,看着晋璋探究的眼神,她急忙捂住自己的嘴。

她不过是小声说话,晋璋不会听到了吧。

晋璋狡黠地笑了起来,他贴近牧宠的耳畔,轻轻地吐着燥热的气息,旋即轻声说:“我听到了。”

“你,你听到什么了!”牧宠正想往后退,手腕让晋璋擒住了。

牧宠的小心脏怦怦地跳,她紧盯着晋璋的眼睛,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。

牧采薇干笑这走近,她往晋璋的身边凑了凑,“殿下,你和妹妹什么时候……”

晋璋挑眉,看到牧采薇亲近的动作后,有些抵触地向后挪了挪。

这些动作牧采薇都看在眼里,她不由得咬紧下唇,心里让双无形的手狠狠地揪住了。

自从七殿下和牧宠亲近以后,就整个人都变了。从前晋璋只对牧采薇温柔,如今这份温柔全都给了牧宠。

为什么又是牧宠?

现在牧宠已经是个身份低微的庶女了,她才是正牌的嫡女,为什么晋璋看不到她?

难道是因为脸吗?

牧采薇抬起手,抚摸着脸上骇人的伤疤,她懊恼地垂下头,为什么她脸上要有这个伤疤?

她抬起眼,定定地看着牧宠的面容,眼中的嫉妒越来越浓。

如果她长得和牧宠一样好看,晋璋是不是就能看到她了?

如果,牧宠的脸也毁了会怎么样?

她勾起唇角,想象着牧宠脸上多了一道和她脸上一样的伤疤,这样晋璋就会看到她了。

牧宠感受到背后一阵寒意,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,向后看去时,和牧采薇冰冷的眸子撞在一起。

牧采薇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后,握着拳,不甘心地转身离开。

牧宠蹙着眉,刚刚牧采薇的眼神让她着实吓了一跳。

很快,玉夫人怀孕的消息传到了牧啸天的耳朵里。

他火急火燎地赶来,看到床榻上面色苍白的玉夫人刀眉一凝,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玉夫人看到牧啸天,眼中闪烁着泪花,她张开干裂的唇瓣,轻轻拉扯着牧啸天的袖子,“老爷,老爷,你总算来了。”

牧啸天蹲下身,双手握着玉夫人的手。原本冷峻的面容,此刻也多了几分柔情。

她的声音逐渐哽咽,“今天老爷的骨肉差点就要没了。”想起今天那个可恶的婢女,玉夫人就咬牙切齿。幸好老天眷顾她,让她怀上孩子,趁此机会可以翻身。

牧啸天的眉倒竖着,眈眈地环顾着跪在地上的婢女们,“今日到底是谁以下犯上!”

犯了事儿的婢女此刻正战战兢兢地跪在牧啸天脚下,他一吼,她整个身体都跟筛糠似的抖了抖。

见没人抬头认错,牧啸天抿着薄唇,来回在房间内踱步。屋子内的气氛越来越冷,空气的温度降至零点。

除了玉夫人低声的抽泣声,偌大的房间内再无多余的声音。

“我再问一遍,到底是谁!”牧啸天的怒喝声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颤。

牧宠也不禁垂下头,牧啸天的脸色现在尤为难看,给煤炭似的那么黑。

这次牧啸天是真的怒了。

牧宠的视线定格在那个婢女身上,她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,脸色惨白如纸。

在牧宠的注视下,她颤颤巍巍的抬起头,“是奴才。”

牧啸天居高临下地看着婢女,旋即冷声道:“来人呀,把这个贱婢拖出去杖毙!”

婢女身子一软,面色煞白地瘫软在地上,“老爷不要呀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