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章 逃脱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26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牧宠掀开轿帘子,徐徐从上面下来。

赵德泽看到牧宠从轿子上下来,脸色登时白了几分,他垂下头,有些不甘心地握着拳。

晋楠看到牧宠,冰冷的眼眸登时多了几分柔色,像是融化的坚冰那般让人动容。

“牧姐姐,你怎么在这里?”他欢快地走上前,牵住牧宠的手。

牧宠看到晋楠这天真烂漫的笑容,心里不由得偷笑。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么擅长演戏。

把赵德泽骗的一愣一愣的。

赵德泽看到牧宠和晋楠亲近的样子,更是无比惊恐地瞪大眼睛,没想到牧宠和七殿下的关系这般好。

如果牧宠将这件事情告诉七殿下,那他的人头……

如此想着,赵德泽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有一股冷飕飕的感觉。

牧宠现在正和七殿下愉快的聊天,趁现在,还没有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地步,赵德泽急忙抬起头笑着说:“七殿下,你来的正巧。”

“我正想带着牧小姐和青禾去牧府,没想到遇到七殿下了。”

晋楠收起目光,眈眈地看着赵德泽,冷声说:“你刚刚不是说轿子里的人你的祖母吗?如今是这么回事?”

“我的牧姐姐怎么从这里下来了?”晋楠目光灼灼,不问出答案誓不罢休。

赵德泽面色一紧,他眉头皱着,有些为难地看着晋楠,欲言又止道:“这……”

看着这个赵德泽还算是识相,牧宠也不想把这件事彻底做绝。

“哎呀,赵公子就是和殿下开个玩笑。”牧宠一边看着赵德泽一边和晋楠说。

晋楠露出恍然的表情,眼中萌生出的杀意才微微收敛几分。

“哈哈,对呀对呀。”赵德泽立刻明白牧宠的意思,顺着她的话往下说。

尽管心中很不情愿,但是保命要紧。

牧宠和青禾这才躲过一劫,因为七殿下的关系,赵德泽不得不将牧宠和青禾带回牧府。

晋楠许是担心牧宠的安慰,一路跟着回来,赵德泽也不敢再动什么歪心思。

轿子停在牧府的后门,牧宠正要下来时,突然又想起什么,她停下脚步,目光灼灼地看着赵德泽。

“青禾的婚事……”

赵德泽拧眉,本想说牧宠一通,结果看到身旁晋楠冰冷的目光,他又不得不闭上嘴。

“赵公子,青禾的婚事还希望你好好想想。”晋楠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,分明是赵德泽无理取闹,牧将军为了息事宁人才让赵德泽捡了个便宜。

赵德泽心中发难,这个牧宠竟然当着七殿下的面让他当众毁掉婚约!

他眼中有几分怒气,但是在晋楠面前不敢表现出来分毫,他只能暗戳戳地将怒气压下去。

“这件事情是我不对……”半晌,赵德泽才憋出这么一句话,“明天我就会退婚。”

可以听出来,赵德泽的声音咬牙切齿,可见他是真的生气。尤其是看到牧宠得意的笑之后,他更是恨不得冲上去将牧宠撕成无数碎片。

青禾喜极而泣,她握着牧宠的手怎么也不肯松。

牧宠得到满意的答案后,也不在为难,和青禾拍拍屁股就回牧府。

晋楠勾起唇角,脸上带着笑意,目不转睛地看着牧宠的背影。

赵德泽将晋楠的反应尽收眼底,他不禁皱眉,没想到七殿下喜欢牧宠这个贱女人。

如果自己可以将牧宠献给七殿下……赵德泽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容,他岂不是可以一飞冲天?

“七殿下。”赵德泽往晋楠身边贴了贴,小声地说。

晋楠眉头微微皱着,看着赵德泽的眸子中有几分厌烦之色。

赵德泽厚着脸皮继续说:“殿下难道就没想到让牧小姐和你永远在一起吗?”

晋楠定定地看着赵德泽脸色的笑,面色阴沉,冷声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他从前只想静静地看着牧宠的一举一动,还从未想过要让她永远和他在一起。

如果可以,其实也不错。

赵德泽心中偷笑,晋楠的反应他已经明了,看来确是是有这种想法。

“如果殿下愿意,我可以让牧小姐永远属于你一个人。”

属于他一个人……

晋楠不禁想象牧宠在他身边,看着他笑一切都围绕他而做的事情,不禁心情愉悦。

晋楠让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他从前从来没有想过牧宠要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一个人。

他登时拧起眉,瞪着赵德泽怒道:“休要胡说!”

赵德泽讪笑着坐直身子,“殿下想明白了,可以随时找我。”话已经扔在这里了,到底做不做还要看七殿下自己的决定。

赵德泽是有信心,哪一个男人不想完全拥有心爱的女人?

不过女人对赵德泽来说都是附属品,本来贪图牧宠的美色想将她收入府中,如今看来牧宠的用处更大,可以为他带来无数的权力的金钱。

牧府内,牧宠垂着头,屏着呼吸,大气不敢喘一下。

她和青禾刚从后门溜进来,就让牧啸天撞见了。牧宠当时心里就是一咯噔,只有一个想法,她完了。

牧啸天二话不说,将牧宠带到大厅内。

现在这么晚了,大厅内很拥挤,所有家人此刻抖聚集在这里。包括脸黑得像是包公一样的老夫人。

牧啸天本来就对她有气,她呢被老夫人罚跪祠堂,牧啸天还极其孝顺老夫人。

牧宠倒好,先是惹了牧啸天不开心,又不乖乖跪祠堂,甚至从府内溜了出去。一个清白的女儿家,在外面跑了一下午,到深更半夜才回来。

如果是牧宠,她也会特别生气。

牧啸天的视线像是刀子一样落在牧宠身上,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。

牧宠咬着嘴唇,不敢看牧啸天的视线,他的眼神一定会先将她杀死。

青禾跪在地上,整个人都匍匐着,也是大气不敢吭一下。

“你去哪里了?”半晌,牧啸天终于开口问道。

牧宠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,皱着眉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向牧啸天解释。

牧啸天见牧宠垂着头半天不答话,怒道:“耳聋了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