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屋里有人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30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仔细想想,真的挺可怜。

牧宠长叹一声,看着乔霖风虚弱的模样,牧宠心里有一丝丝后悔,为了塑造一个悲惨的人物,为了悲惨而悲惨。

想到这里,牧宠不禁目光柔软地看着乔霖风。

沉默了一会儿,牧宠见乔霖风平静下来,便小心地挪开他的手,从他的怀中挣脱。

正当牧宠踮起脚尖,小心翼翼地向卫生间走时,响起一阵敲门声。

牧宠奇怪,这么晚了,谁会来找她?

“罗溪,你怎么来了?”牧宠惊讶地看着罗溪,这么晚了,罗溪来找她干嘛,不怕赵婉凝误会吗?

罗溪看着牧宠,手向背后挪了挪, “你已经回来了啊。”

牧宠点头,“是啊,准备洗澡呢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罗溪眉头一皱,似乎在对什么事情纠结,“那个……”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牧宠笑笑,“你想说什么快说吧。”

“咱俩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。”

罗溪拿出一个袋子,袋子里面装了药物,他扭过头,有些局促地说道:“这些是给你的。”

牧宠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,问道:“这是给我的?”

罗溪是让老天爷开光了吗?竟然会主动关心牧宠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?

牧宠有些犹豫地看着罗溪手中的袋子,“谢谢你关心我,但是……”

罗溪皱眉,直接将袋子塞到牧宠的怀里,然后不满地嘟囔着说:“给你就拿着,啰嗦什么?”

牧宠只好点头,“嘿嘿谢谢你关心我。”

如果不适罗溪和赵婉凝在一起了,牧宠这会儿肯定要想方设法勾搭一下。

“你和赵婉凝怎么样?”

罗溪敏这嘴唇,“嗯,还好。”

“哦~”

两个人陷入一种奇妙的尴尬之中,牧宠揉揉鼻子,正想开口让两个人结束这么尴尬的场面。

罗溪抬眼望着牧宠,说道:“其实……”

“咳咳!”

这个时候,房间内传来一阵咳嗽声,罗溪立刻皱着眉,问道:“你房间里面有人?”

“呃,是啊。”牧宠回头看了眼,不会乔霖风醒了吧。

“男人女人。”

牧宠正想说,突然想到乔霖风和罗溪的过往,想了想,没有回答。

“对了,你想说什么?”牧宠转头问道。

罗溪目光一沉,看来牧宠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罗溪握紧拳头,他为什么这么在意?

“这里是哪里……”乔霖风的声音从屋内传来,牧宠立刻僵在原地,什么情况,乔霖风真的醒了!

正准备走的罗溪停了下来,探究的目光精致越过牧宠。

“男人的声音。”

不会要被误会了吧!也是,深更半夜的,一个房间内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任谁说都不可能不误会。

“那个,那个,我们先不说了!”牧宠害怕乔霖风和罗溪撞见,钥匙闹个天大的误会就不好了!

正当牧宠准备关门时,罗溪的手抓住门框,盯着房间内,悠悠地说:“我还有话要说。”

牧宠头皮一阵发麻,话什么时候都可以说,别挑这种时候说啊!

“现在时间不早了,我们明天再聊吧。”

罗溪眉头紧皱,认真地盯着牧宠说道:“很急,必须现在说。”

“那,那到底是什么急事!”牧宠又有些害怕地看着罗溪,眼睛时不时还往后瞟,生怕乔霖风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来。

“怎么,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,为什么这么紧张。”

罗溪的火眼金睛立刻看出牧宠有问题,这下子牧宠更加心虚了。

“哪有啊……”

这个时候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,牧宠的整个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千万不能让两个人撞见!

牧宠的脑袋瓜子快速飞转,终于,牧宠做出一个决定。

牧宠咬着嘴唇,不停给自己加油打气,没事,只要想做,一定可以做成!

牧宠扬起下巴,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罗溪。

“罗溪!”

牧宠突然变得这样认真,罗溪先是一愣,“怎么?”

牧宠的一只手突然握住罗溪的手腕,向前走,罗溪皱眉,不明白这个女人在打什么小注意。

牧宠侧身从房间内走出来,另一只手握着门把手,将房门锁上。

牧宠紧盯着罗溪的眼睛,另一只手抵着罗溪的胸膛。

牧宠突然的动作,吓得罗溪浑身一颤,他惊讶地看着牧宠,心中奇怪,这个女人为了屋子里的人,竟然变得这么胆大?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嘿嘿,你猜。”牧宠坏笑着,将罗溪向后推。

罗溪的后背抵在墙上,因为罗溪比牧宠高两头,牧宠迫不得已踮起脚尖,两只葱白的手锁着罗溪的手腕。

两个人靠的极近,滚烫的呼吸交错在一起,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暧昧。

牧宠只想通过这种手段吓一吓罗溪,没想到自己倒先紧张了,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,眼睛也忍不住地盯着罗溪。他黑色的瞳孔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,不听地吸引着牧宠的目光,恨不得将牧宠吸进去。

不能被罗溪迷昏了头!

牧宠一遍又一遍在心中给自己敲警钟,奈何罗溪长得实在太好看了。牧宠再怎么理智的保持清醒,两个人离得这么近,牧宠的眼睛和心脏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。

罗溪泽则挑起眉头,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他倒要看看牧宠想要耍什么花样。

牧宠心脏速度跳的特别快,如果再不加以制止,牧宠害怕自己会得心脏病。

而且,让罗溪盯着,身体好像变得有些热……

牧宠情不自禁地低下头,两腮烧的跟碳火一样红。

牧宠握着罗溪手腕的手渐渐松下来,“那个,那个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罗溪活动活动手腕,冷淡地嗯了一声。

牧宠埋下头,耳朵尖染上红色,呼吸变得似乎不那么顺畅了。

这就叫惹火上身?干什么不好,偏偏要来壁咚罗溪?

牧宠一想到刚才的画面,就恨不得找一个洞,让自己立刻钻进去。

“你,”牧宠抬眼,小心翼翼地看着罗溪,“没有被我吓到吧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